首页 男生 悬疑 我是个阴阳师

第一章人死为鬼

我是个阴阳师 青天大道 5954 2023-02-03 00:30

  诗曰:

   人生在世皆是戏,向来只分看与做。看戏的终入不了,做戏的终沦陷了。

   对与错,难评!好与坏,难断!斗得最后,无非是两败俱伤。但求一口气,只为心无愧!

   自神明消失,不知何时起,大地出现鬼怪,以人为食。后经数年,世间魔影纵横,怨灵交错。

   在与鬼怪的搏斗中,有人借神明遗留体内的神性窥探天机,修成神秘莫测的术和包罗万象的魂,此后驱邪除魔,斩鬼灭怪,后人尊称为阴阳师。

   不久,鬼怪回到鬼界,阴阳师居于阴阳界,没有修得魂和术的人住在人间,世界的秩序重归平衡。

   和平的日子没有持续太长时间,陆陆续续地又有不怕死的鬼怪重返人间,于是阴阳界派出阴阳师驻扎人间,担负驱灭鬼怪的使命至今。

   张式成为阴阳师是在那年暑假。

   那会他刚刚走过人生重要的一个路口,高考。

   再过三个月就是一名大一新生,还来不及欣赏人生路上的风景,又一个路口正悄悄到来。

   没记错的话,是他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天开始。

   快递小哥在确定张式身份,把通知书交给他,“打开看看,没问题的话就签收好评哦。”

   张式取出里面的一叠纸张,确定过后还没来得及好评,无意瞥见有张纸的一角和别的纸区别很大。

   张式抽出这张纸前,手指碰上纸张就觉得哪里不对劲。

   纸的最上方写着几个方正大字,录取通知书。

   接下来的一行字让他怵目惊心,欢迎成为阴阳师……

   “签收吗?”快递小哥适时的问。

   张式抬头看他,自己刚才还沉浸在拿到通知书的兴奋中,没仔细认人,果然不是平时这家快递公司的快递小哥,只是穿了件工作服,这人是谁?想做什么?

   张式晃了晃手上这张来自阴阳界的录取通知书,“这算什么?恶作剧?”

   “你明白的,我希望能得到想要的答复。”

   不等张式再说,快递小哥突然不见,走前留下一句,“你先考虑一下。”

   张式没有转身回去,直接走到就近的一个垃圾桶,准备丢下这张来历奇怪的通知书。

   手都伸出去了,就差松开,张式破天荒的犹豫了,想了想,到底是把手缩了回去。

   接下来的几天,张式一直等着那位小哥登门,只是对方好像一点不急,迟迟没有“登门拜访”。

   既然对方不急,自己有什么可操心的,到时无非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于是,张式开始享受漫长的暑期生活。

   这天傍晚,张式回家经过一座公园,见到两个小孩欢快的在滑滑梯上玩闹,只是附近没有一个大人。

   停下脚步的张式再次看了一圈,确确实实只有这两个小家伙,不得不说家长心真大,小孩也胆大。

   也是,六七岁的小孩既有的玩,又有差不多大的伙伴一起,就够开心的了,只要他俩不打起来,准能一直玩下去。

   想什么就来什么,滑下滑梯的女孩还没爬起来,紧随在后的男孩就已经滑下来了。

   男孩的两只小脚撞上女孩的后背,立刻就把女孩疼哭了,哇的一声,脸泪哗哗的往下掉。

   附近还是见不着人,做好事有没有回报无所谓,可别被当人贩子就行,张式叹了口气,小跑过去。

   跑到女孩面前,张式蹲下身哄道:“不哭不哭,这么漂亮的女孩怎么能哭呢,告诉哥哥怎么回事?哥哥帮你。”

   “好!”女孩声音浑然一变,不再奶声奶气,眼神凶狠瞪来,更是张口来咬人,仿佛张式才是惹哭她的罪魁祸首。

   张式插在裤兜的手迅速伸出,往前一按,一张符箓贴在女孩露出的一口尖牙上。

   符箓在女孩的尖牙上出现寒气,竟肉眼可见的冰冻住了一排尖牙。

   这明显要比男孩的两只小脚撞背难受,但这会女孩倔强的非但没有哭嚎,更没有丁点眼泪。

   “怎么不说话?是谁欺负你,乖,告诉哥哥,哥哥帮你报仇,”张式问着女孩,眼睛却是看着两只小脚还踩在女孩后背的男孩。

   女孩只是尖牙被冰冻住,但是那家伙就蹲在面前,手上还拎着张符,自己一动,那家伙一伸手的事就能制住自己,这会冀望于男孩能主动点。

   男孩不是不想动,实在是有心无力,那人就盯着他看,无形中在说只要他一动,那张符就会赏给他,保不准那人兜里还有符。

   张式有意无意的晃了晃手里的符,“既然她不愿说,那就只能你来说了,先自报家门吧。”

   你倒是快点反抗一下啊,我都准备好和这家伙拼命了,难不成真听这家伙的话?那下场……女孩不敢想下去。

   果然,男孩一开口,女孩又在心中腹诽,就知道这个胆小的家伙肯定经不住吓,要不然也不会是她先下的滑梯。

   唉,你倒是稍微停一下啊,怎么着都等他问一句再答一句啊。呃,大哥,别全说出来啊,你说的真真假假他又不知道啊。

   不一会,男孩已经老老实实地交代完了。

   他有记忆后就一直在大街逛荡,在一个路口救下差点被车撞上的女孩,当时女孩浑浑噩噩的,不放心她的安危,只好一直近近跟着女孩,之后他们算是同病相怜地一起游荡。

   用女孩之后的话讲就是,男孩孤身一个找不到同伴,胆子又小,好不容易遇上她,还不得死乞白赖地缠着她,还是形影不离地那种。

   交代完后,男孩害怕归害怕,又好奇的问了一个问题,“怎么其他人看不见我们,而哥哥可以?”

   张式差点就说出口,话到嘴边改了改,“你们是在大睡。”

   人睡小死,大睡人死,人死为鬼。

   是的,他们是鬼,不应该出现在人世间的鬼。

   鬼,人死后脱离躯壳的灵魂,会随着死而知之的本能去往黄泉路。

   男孩犹豫了一下,“那什么时候会醒?”

   “没地方去,可以暂时去我家,”张式答非所问。

   觉得等男孩开口太慢,女孩已经口齿不清地问:“有好吃的吗?有好玩的吗?”

   兴许是觉得这么问不对,而且和男孩一起的这些天实在无聊的很,女孩急急改口,“没关系没关系,我们不挑剔的,有地方去就行了。”

   接着,女孩生怕他反悔似的,又转去问男孩,“是吧是吧,我们就去好人哥哥家里。”

   说完,女孩一改之前凶狠模样,嘿嘿一笑,要不是上排牙齿有冰冻住,说不定还要更加可爱,只不过藏在身后的小手又偷偷拧了下男孩,因为男孩实在拖后腿,还没给个让她满意的答复。

   张式也不管她是不是真就这么想,随手揭下贴在她尖牙上的符箓,“开个玩笑,走了。”

   女孩饶是胆大些,仍是和男孩一样,茫然无措地盯着说走就走的张式。

   不要吃陌生人给的东西。

   至于原因,你会无故给陌生人东西吃?

   除非醉翁之意不在酒。

   同理,陌生人无缘无故靠近,能有好事?

   所以张式一过来,女孩张嘴咬人是她的一种下意识防卫,不怕咬错人,就怕没咬着。

   只是,他好像会法术诶,一往她牙齿上贴了张纸,牙齿就结冰了,看到他手上还有一张纸,她就没敢再动,更是吓到了。

   只是这个人随便问了一下就走了,好奇怪,其实当他说暂时可以去他家时,不知道男孩是怎么想的,反正她是有一丢丢心动的,不然她才不会说出好人哥哥这个十分拗口的词,要知道她都没这样叫过男孩。

   “你说我们要不要跟着他啊。”

   女孩回过神来,男孩已经站在她面前问,小手指向张式。

   女孩反问:“你觉得他是好人?”

   男孩在认真思考中,女孩已经站起来笃定的回答,“应该不是坏人。”

   然后,男孩和女孩跑去追那道越来越远的背影。

   临近,男孩上气不接下气的喊道:“等一下,好人哥哥,我们去你家。”

   张式转过身,等两个小家伙好不容易追上,再次确认,“想好了?”

   女孩嘿嘿笑道:“就没想,听哥哥的。”

   这天,张式家里来了两位小客人。

   除了刚来几天拘谨,小客人就像是回到自家,逐渐自然起来。

   既然一开始没有说破,那么张式也不准备把他们是鬼的事实说出来,最少目前不会。

   今天是张式生日。

   两个白吃白住了好些天的小家伙到底是有些不好意思,这不一知道今天是张式的生日,就说了无数遍的哥哥生日快乐,还有与之类似的祝词。

   晚餐很丰盛,正好三个座位,两个小家伙早就蠢蠢欲动,只不过到底不是自家,现在规规矩矩地等着开饭。

   “马上就可以吃了,有没有很开心?”女孩嘴角微微上扬,显然她是很开心的,尤其是一想到蛋糕,就更开心了。

   “嗯嗯,”男孩笑着应道,“我去叫哥哥。”

   说完,男孩跑去叫人了。

   低头走回来的男孩看了眼餐桌,仅有三个座位,更失落了。

   等和父母视频结束的张式走出来,瞧见两个小家伙没有坐在餐凳上,应该是在等自己吧。

   于是,张式喊了句,“吃饭了。”

   女孩回道:“哥哥,我这会还不饿,你们先吃吧。”

   男孩忙不迭也表示自己不饿。

   张式皱着眉头,“这么大的蛋糕,我一个人可吃不完。”

   “哥哥的父母不陪哥哥过生日吗?三个人怎么着都能吃完了吧,”女孩问,她心里却想着不会不会,应该还能剩些蛋糕,她也能吃到。

   “他们旅游去了,还没回来……”

   刚坐下还没说完话的张式一愣,两个小家伙竟跑过来也跟着坐下。

   “我感觉还能再吃一点,听说蛋糕隔天就不好吃了,是吧是吧?”女孩最后看向男孩。

   “嗯嗯,”男孩点头。

   张式了然,他们不是不饿,是想着自己生日会和父母一起,他们不适合出现。

   “那就多吃点,最好一点不剩。”

   饭吃一半,蛋糕还没打开,张式没来由一阵心惊。

   切蛋糕前,张式更是差点没端稳,摔了蛋糕。

   吃蛋糕中,男孩女孩开心的抹奶油,可见到张式心不在焉的样子,也没心思再闹腾了,只以为是过生日父母不在的缘故。

   男孩脸上的笑容忽然僵硬起来,同时外面传来诡异的声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