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 血妖姬

第2775章 更危险的局面

血妖姬 妖卿卿 4905 2022-09-01 11:49

  而在夕桐低沉眼眸,肉疼的自己动手处理桃花仙姝的时候,台上的密盒拍卖依旧在继续着,六爷已经看向台上,没有再管她。

  “你这次带的人呢。”在台上又卖掉两个密盒,夕桐手头的事也处理好,让傀儡女侍上前清理收拾的时候,看着台上出现的下一个密盒,六爷突然开口;

  “啊,还没有轮到呢。”夕桐愣了一下立即回道,

  “回收,我都要了。”六爷说道,夕桐眼眸一滞,正欲开口,却听到台上主持女仙的介绍,面色不由一僵;

  “··上面那个就是,其中之一。”

  六爷闻言没有任何反应,依旧看着台上,不过夕桐却是立即感知到了他的不高兴,顿时又垂下头去;

  自己的师傅自己了解,这种时候她可不想触霉头。

  这次的密盒的介绍只有一句,元阳男仙血脉特殊。

  元阳男仙不稀奇,但是血脉特殊就不同了,因为这句话代表着这次交易会的幕后大老都没能检测出来那男仙的血脉究竟是什么,只能确定很有价值,所以才会是一句血脉特殊,不然就只会是更简单的‘元阳男仙’了。

  这是在场仙人们都懂的潜台词,台上女仙话音刚落,顿时仙人们看向台上密盒的眼眸都晶亮了起来;

  连那位都检测不出来,那真是奇货可居啊~!

  货品上台,那可就没有回收的道理了,六爷一言不发,只是祥云上笼罩的低气压让夕桐连根寒毛都不敢动;

  已经有仙人出价了,像是瞬间打开了开关,交易会场内霎时气氛就热烈了起来。

  只是提供货品的夕桐心里却是能拧出苦汁子来。

  这没法儿回收,只能竞拍,但是谁会去拍自己的货品啊,明显就是恶意抬价,想闹事~!

  尤其这个场子的主人是和她师傅的关系可不算真的友好··

  可是不出价,这个密盒肯定会落别人手里~!

  夕桐陷入了两难,六爷也不吭声,只是那冷嗖嗖的气息释放的,这祥云上除了自己就是一堆傀儡女侍,他那不吭声的意思就差直接怼自己脸上了。

  而眼看着竞价声音越来越稀疏,明显已经接近尾声,即将花落,夕桐安静如鸡,心里慌乱,六爷也终于有了动静。

  “双倍拍下,其他的回收。”六爷冷冷说道,带着明显的情绪的话语让夕桐也顾不上这么搞自己将要面临的后果,只咬牙抬头看向台上,然后挥手,一旁一名傀儡女侍立即平直出声,喊出了前一息报价的两倍价钱。

  随即场内立即安静了,众多仙人的目光都汇聚了过来,却是因为台上主持女仙看向这片被屏蔽遮挡住的祥云,瞬间就愕然冷凝下来的神色;

  双倍价钱让仙人们讶异,毕竟价钱已经推的很高了,重点还是主持女仙变了的脸色,情况明显不对;

  尤其是一部分记得那个位置是谁的仙人神色也是怪异了起来;

  “仙子可还记得规矩。”场内安静了几息,主持女仙似是收到了某个传音,神色愈发冰冷,只看着那片祥云沉声开口;

  而主持女仙毫不掩饰的开口,原本诧异的仙人们也都立即反应过来了;

  这场面提到规矩,那明显就是自己拍自己的货品啊~!

  一时间,仙人们神色均是奇异莫名,有熟识的甚至都隔着祥云毫不掩饰的啧啧说起此事,场内嗡嗡杂音,让夕桐神色愈发僵硬;

  “明白,事出有因,所以无论最后是何价钱我都出双倍;”夕桐还是要脸,依旧用傀儡女侍开口,虽然是掩耳盗铃,但也算是一块遮羞布。

  而场内仙人们闻言嘲讽之意更浓。

  双倍?那还不是左手倒右手~!最多就是给交易会的抽成多了一点儿而已~!当然更多的还是讥笑自己买自己东西,让人无语的脑残举动。

  夕桐感觉自己脸都没了,即使还有屏蔽遮挡,但是能参与密盒拍卖的仙人都不普通,知道她是谁也只是时间问题,到时候才是她真正丢脸爆出的时候。

  “··确实有因,所得皆赔,请鹿上仙恕罪。”夕桐这边傀儡女侍再次开口,场内杂音忽而安静许多了,主持女仙也不由露出讶色。

  这种,自己花双倍仙晶买自己的货品,然后把仙晶赔偿给交易会的做法··嗯,和傻子是真无异了,不过也算是有诚意的道歉。

  主持女仙神色顿住不动了,明显是在和幕后能管事儿的在传音私聊中,而场内的仙人们因为这一出事出有因的闹剧和大气且傻缺的道歉方式,对于遮掩了自己的夕桐,尤其是台上的那个密盒,兴趣也更加的大了。

  “主人应允,拍卖继续,无上限。”几息后,主持女仙神色平和下来,然后开口说道,场内仙人闻言讥讽之意愈浓;

  无上限的拍卖啊,那明显是一点儿面子都不给了,而且如果不想彻底闹翻,夕桐就必须接受,自己干的傻事自己吞下后果。

  夕桐闻言也是惊呆了,无上限??那位,那么狠的吗??不是,场内这么多仙人,这种可以随意出价坑人而不用自己花费一块仙晶的有趣局面,谁会放过啊~!

  夕桐整个人都不好,虽然以她的身份并不缺仙晶,甚至是相当富有,但是也禁不住这么造啊~!

  而且最重要的是,等最后场内仙人玩够了,她要是拿不出仙晶··那麻烦就大了~!

  “··师傅,”夕桐看向无动于衷,气息冷漠的六爷,声音都颤抖了,这事儿她真扛不住不啊··

  “回收。”六爷大约对夕桐这个徒弟还有几分慈爱之心,这次倒是没有再不管,只冷漠开口;

  夕桐如蒙大赦,明白六爷是接下这桩后果了,僵硬的面皮徒然松缓,冷汗也倾泻而出,不过她也顾不上这些,没管场内仙人们此起彼伏的叫价声,只立即传音给主持女仙,迅速说了要回收的意思。

  而这次主持女仙立即给出回应,没有任何犹豫的就答应了下来,夕桐神色平静,早有预料这个结果。

  毕竟已经应下了一个密盒的无上限拍卖,那剩下还没上场的两个,鹿上仙除非真打算和六爷撕破脸,不然也就没必要再继续。

  场内的竞价似是没有尽头,仙人们无所顾忌的叫价,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夕桐没有起身,一直跪坐在祥云上,只是原本已经平复的心情却是逐渐糟糕了起来,眉头越皱越紧;

  这些该死的混蛋!

  刷——

  下一刻,一直笼罩在祥云上的屏蔽突然撤除,夕桐一怔,然后场内忽而就安静了下来。

  “最后竞价已出。”场内仙人安静如鸡,除了最初那一瞬,再没有谁去看那片祥云,神识都收敛了起来;而台上主持女仙见状神色微凝,然后轻轻吸了一口气,垂眸开口。

  “取来。”六爷开口,同时身侧出现了一个光团,夕桐会意,立即起身拿过光团,随即飞身到了台上;

  两女没有交流,只安静而迅速的交换了光团和三个密盒。

  在夕桐带着三个密盒飞回祥云后,祥云上屏蔽再次开启,主持女仙神色一定,取出了下一个密盒继续拍卖,只是场内仙人们却都安静乖巧了很多,依旧竞价,但已经没有了之前喊价的激情澎湃。

  “师傅。”夕桐托着三个密盒,试探开口,六爷转过身看向密盒;

  “都打开。”

  “是。”夕桐手一挥,三个密盒并排落到祥云上,随后她出手同时解除密盒禁制;

  轰——

  只是下一刻,三个密盒中直接爆出血光,密盒盖子直接被冲飞~!

  “嗯?!”夕桐惊愕,不过手下动作并不慢,立即出手直接轰入三个密盒,只是她的仙术竟是被那直接冲出的大片血色挡住,并没能攻击到密盒内三人,让她不由惊异;

  “果然是你~!

  ”三只血妖姬联手挡住夕桐的仙术,冲出密盒,流墨墨当即怒目喝道;

  不过,夕桐并没有和他们说什么的兴趣,只是洁白面庞冷凝,继续出手~!

  休休——

  同时,周围所有的傀儡女侍也全都攻了过来~!

  血妖姬们神色沉凝,被骗成货物差点被卖了的愤怒,让他们都不去想夕桐为什么突然会打开密盒,也没有继续低调当底层小人物的冷静,只想把夕桐宰了~!

  祥云上各种仙术和血色疯狂攻击迸溅,乱成一团,只是战局从没有触及到六爷,反而是六爷看着这一幕,眸光从冷漠成了兴味,目光一直落在三只血妖姬身上;

  而奇异的是,即使就在场内,即使一直被紧盯着,三只血妖姬竟都没有察觉到,愤怒的眼中只有夕桐和那些打碎了也会重新融合又冲上来的傀儡女侍~!

  “直接吞噬她~!”颜洛儿眼眸冰冷,又一次被夕桐逼退,她咬牙传音,只是尽管流墨墨也早有这个念头,但是雪如楼却一直坚定的阻止,让流墨墨犹豫之下没有答应,也让颜洛儿愈发恼怒;

  “不行!我预感非常不好!不能用吞噬能力!不然我们会有生死危机~!”雪如楼又一次严厉拒绝,让颜洛儿都忍不住愤怒的看向他;

  “别忘记如楼的能力,当初能助力卜仙,他的预感这次这么明显,不能乱来~!”感知到颜洛儿愈来愈暴虐的情绪,流墨墨这次也严厉了起来;

  雪如楼的预感能力以前一直是模湖的,但是这次这么清晰,而且他们三人联手都被夕桐压了一头,情况已经不能更严重了~!

  “··那又怎么样~!不用吞噬,根本打不过她~!”颜洛儿神色愈发难看,她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不知道雪如楼预感能力的重要性,但是现在的问题,就是不用吞噬能力的血妖姬之力,也就是比他们现在掌握的仙术稍微好那么一点儿,对于目前这个局面没有任何帮助~!

  轰——

  再一次把几只傀儡女侍砸碎,乘着傀儡恢复的几息时间里,颜洛儿勐然闪身到了两人身旁,一手拉住一人,立即就撕开了一道空间裂缝准备带他们遁入其中;

  然而那空间裂缝才撕开,下一瞬就像是时间倒退一般,裂缝原样合拢,让三只血妖姬都是一怔。

  “在这里居然想跑,蠢货。”而夕桐见状竟是停了手,没有继续攻击,只啧啧嘲笑出声。

  夕桐的话让三只血妖姬心底都是一沉,这里,难道空间封禁着?!

  嗤——

  下一刻,明白遁入空间不行,颜洛儿惊怒愈盛,已经没心情去压抑自己的吞噬本能,勐然血海就弥漫开来~!

  霎时,血妖姬之力的气息浓烈了起来,空气中都充斥满了丝丝缕缕的血色,带着暴虐狂躁的意味~!

  “颜洛儿!

  ”流墨墨惊怒,只是已然怒意冲头的颜洛儿已经没了理智,血海弥漫,暴虐如浪奔涌,慑人的杀意当先就把那些被淹没的傀儡女侍绞住~!

  咯吱——

  似是最后一丝理智,颜洛儿没有直接吞噬,而是直接绞杀~!

  只是傀儡女侍的材料之坚固,第一时间竟是没能把其怎么样,只是绞杀间发出了让人牙酸的拧声~!

  “有人~!”而在流墨墨发现颜洛儿没有完全失控,松了一口气立即想把颜洛儿弄清醒的时候,雪如楼却是神色大变,那充斥一抹抹血色的空间中骤然出现了一道道凝实且厚重的雪白,如山岳一般狠狠镇压而下~!

  被雪如楼突然不分敌我的狠手一冲,毫无防备的颜洛儿只觉当头一棒,被强行镇压下情绪,清醒之际就立即暴怒看向雪如楼~!

  只是,雪如楼那比她情绪反应还大的传音直接传出,让两女都是一震,随即大惊,颜洛儿释放血海立即就感知到,刷的看了过去,流墨墨也惊炸跟随她的目光看去~!

  却见那之前他们都莫名无视的一角,一道看不清面容的身影安静杵着,血海被他身周的模湖光晕隔开,没有沾染他分毫;

  只是,让三只血妖姬惊炸的并非那身影能隔开血海,而是他分明隔开了血海,但是他们三人,尤其是颜洛儿,在雪如楼感知到之前,竟是完全没有察觉到他~!

  这般惊人的能力,若是那人想杀他们,那真是轻而易举~!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