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 跨越维度的触碰

第七章

跨越维度的触碰 青椒土豆万岁 13275 2022-09-02 10:54

  

  由于书里的故事主要是围绕朱素和许澈写的,对男配江清昀并没有太多繁杂细致的描写,所以关于这个酒会,唐梨是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的。

  然而看着江清昀手腕上的银色袖扣,唐梨沉默一瞬:“……老板,你不是说这对不好看吗?”

  江清昀心安理得地说:“这不是你挑的那对,花纹不一样,你挑的那对就是不好看。”

  成,当我多嘴。

  和电视剧上演的差不多,人们在高端奢华的大厅里推杯换盏谈笑风生,个个都是成功人士,你一言我一语,不是客套地拉家常就是谈商业合作,反正唐梨什么也听不懂,他只知道跟着江清昀,只知道江清昀喝酒的样子帅爆了。

  酒过三巡,江清昀脸色微微泛红,他今天精神状态有些不好,因此没喝几杯就有些醉意了,去卫生间用凉水冲了冲脸。

  唐梨在一旁给他递纸巾擦水,顺便近距离欣赏一波江清昀的醉颜。璀璨如浅浅繁星的桃花美目此刻染着一层朦胧的醉意,冷白的脸颊也微微透出一丝红,被打湿的发梢滴着水珠,唐梨只觉得万物与他相比都瞬间黯然失色。

  看着只知道盯着他流口水唐梨,江清昀恨铁不成钢地训斥:“要你有什么用,带你来就是让你替我挡酒的,可你在干什么?”

  唐梨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尖,美色误人,美色误人。

  看他这副模样,江清昀怀疑他根本就不会挡酒,问:“你知道怎么挡酒吗?”

  “我当然知道了!”唐梨立马假装对面有人来劝酒的样子,声情并茂还带手势的说道:“大哥,万水千山总是情,少喝一杯行不行!”

  江清昀:……

  唐梨继续演:“来时夫人有交代,少喝酒来多吃菜!”

  江清昀:“……这是酒会,你当是吃席?”

  唐梨噢了一声,十分诚实地说:“那就不会了。”

  江清昀崩溃地扶额,这人究竟是个什么奇葩……

  无奈地叹了口气,江清昀出去了,唐梨仍然像个小尾巴一样寸步不离地跟着他,又有人来敬酒,江清昀即使反感也还是不得不端起酒杯逢场作戏,唐梨见状清清嗓子,就要张嘴了,突然被江清昀眼神警告,就这样,一句万水千山总是情哽在了嗓子里。

  又过来一个人来敬酒,唐梨看到那个人的脸,眼睛都直了,好帅啊!

  那人身形高挑,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健美型身材,目光炯炯有神,眼底满是精明和锐利,嘴角轻薄,剑眉斜飞英挺,整个人散发着傲视群雄的魅力,盛气逼人,如此一看,这个人好像比江清昀这个霸道总裁还要更张扬一点。

  “江总好。”那人皮笑肉不笑,向他敬酒。

  江清昀见唐梨花痴得嘴都合不上了,略微不悦地清了清嗓子,然后淡淡点头。

  两人站在一起时,唐梨有些惊讶,这个人竟然比江清昀还高一些,哇喔,大猛男哎。

  眼看唐梨的眼神越来越变态,江清昀在那人看不到的角度悄悄伸手拧了拧唐梨的后腰,唐梨吃痛,嘶了一声,不解地看着江清昀。

  江清昀浅抿了一口酒,俊美的桃花眼底闪过一丝厌倦和疲累,唐梨捕捉到他眼中的不情愿,瞬间心疼起来。怎么办,江清昀不高兴了,不能让他不高兴。

  唐梨终于肩负起一个挡酒助理的重任,在江清昀又要把酒杯送到嘴边的前一秒夺过他的酒杯,然后在对面那人略显诧异的目光下将酒一饮而尽。

  啊!好辣好辣!!唐梨吐出了舌头,表情痛苦,眼睛被酒劲冲得蓄上泪水。

  “老……老板,我们去那边、嗝……看看吧。”唐梨拉着江清昀就走了,那人举着酒杯看着二人远去的身影挑了挑眉。

  把江清昀拉到人少的地方,唐梨感觉体内十分燥热难受,他没喝过酒,以前就算是只抿一小小口白酒都会难受,所以他不喜欢喝酒。

  江清昀看着难受地蹲在地上的唐梨,开口:“你知道刚刚那个人是谁吗?你知道驳了他的面子会有什么后果吗?”

  唐梨摆摆手:“不知道啊,他谁啊?”缓过来点,他向服务生要了两杯温水,拿出醒酒药,递给江清昀一份,自己也喝了一份。

  不喝不行,自己酒量差的很,差不多一杯就能倒,两杯就能断片。

  江清昀哼笑一声说:“我看你看他的眼神那么火热,还以为你们认识。”

  唐梨稍微缓过来,站起身潇洒地撩了撩头发:“我跟天底下所有的帅哥都有缘。”

  江清昀又是一声冷笑,唐梨问:“他到底是谁啊?”

  “他是秦氏的少爷秦明泽,也是今晚酒会的东道主。”

  秦明泽?唐梨有印象了,书里秦明泽是个不重要的配角,两人从小就认识,可关系并不是很好。由于从小就不服江清昀,秦明泽总是面上跟他和和气气,其实和他暗中较劲,什么都要和他比一比,后来甚至为了跟江清昀比谁人气高也去当明星了,可是江清昀根本不把他放在心上,因为他比不过。

  可见江清昀说得那么严重,唐梨忍不住多问了一句:“所以驳了他的面子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

  江清昀思索了两秒,说:“也没什么后果吧。”反正他又干不过自己,驳就驳了。

  唐梨松了口气,要是因为自己让江清昀为难那就不好了,幸亏没什么大事。放下心来,唐梨又变成吊儿郎当的样子了,一想到秦明泽那张英俊霸气脸,忍不住星星眼道:“不过他长得好高好帅啊,那胸肌都快从衬衫下爆出来了。”

  江清昀脸色一黑,说:“我也有胸肌,也很大。”

  唐梨剜了他一眼:“嘁,有你也不让我看,藏着掖着跟防贼似的防着我。”

  江清昀闭上嘴,不愿意跟他废话了,转身又要加入酒局,唐梨拉住他的手,江清昀脚步一顿,转过头来看唐梨。

  唐梨知道江清昀不喜欢这种宴会,也知道他厌倦虚伪的交际,于是他说:“既然你不喜欢这种交际,就不要回去了。”

  江清昀:“……?”

  唐梨解释道:“我知道你不喜欢这种场面,既然你自己都说了无关紧要,为什么还要去强颜欢笑地应付呢。”他最见不得江清昀明明不喜欢却不得不做,他只希望他的宝贝能开开心心的做想做的事。

  “……”

  “既然你不喜欢,那我们就离开这里吧。”说完唐梨拉着他的手跑出酒店,跑了许久,江清昀看着唐梨紧紧攥着自己的手,心知自己应该甩开他然后回去的,可不知为何,就是没有甩开。

  城市的夜,喧闹繁华,车如流水,没有宁静的满天繁星,只有充满人气的万家灯火。江清昀还挺喜欢这种不管不顾的感觉的。唐梨和他肩并肩走在人行便道上,两人虽然沉默无言,却生出一份难得的温馨。

  时不时偷瞄江清昀俊美侧颜的唐梨猛地想起一个很严肃的问题,说:“你在这等我一下,不要乱跑,我马上回来。”

  江清昀不知道他要去做什么,只见他匆匆忙忙地跑到刚路过的一家饰品商店,过了一会儿又匆匆忙忙地跑了出来。

  唐梨拿着刚买的帽子和口罩说:“快快快,快戴上!不要让别人认出你来,你可是明星啊,被狗仔拍到了也会很麻烦的!”

  江清昀听他的话,戴上了鸭舌帽和口罩,唐梨看着他一身价值不菲的西装又沉默了。

  这身材这么高挑完美,是个人都会多看两眼,目标太明显,很容易暴露的。于是他又买了件很普通的外套来,让他穿上,一生要强的江总摇头拒绝,并表明自己绝对不会穿这么丑的衣服。

  唐梨见他不从,把他拉到无人的阴暗巷子里,开始强硬地扒他衣服,江清昀马上捏住他的手沉声警告:“胆子肥了?”

  唐梨皱着小脸求饶:“疼疼疼,快放开我!求你了求你了……”

  江清昀臭着脸放开他,转身就走,下一秒唐梨的手直接从背后环住他的腰,利落地解开他的西装扣子,一个用力把外套扒了下来。

  “你!”江清昀怒不可遏地看着他,“不想活了是吗?”

  唐梨破罐破摔:“是是是不想活了,有本事你就弄死我。”说着把买来的普通外套强行穿在江清昀身上。啧啧啧,休闲服配西裤,也就江清昀能撑起这么不伦不类的穿搭了。在江总的死亡凝视下,唐梨满意地点点头,不愧是我老公,穿什么都帅。

  当然,什么都不穿才最帅。

  唐梨拉着江清昀走出巷子,他甩开他的手,唐梨也不在意,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甩开自己的手了,早习惯了,反而他不甩开自己才觉得不对呢。

  看到有卖手抓饼的小店还开着,唐梨的狗尾巴瞬间摇了起来,屁颠屁颠地丢下江清昀去买手抓饼了。

  唐梨去的及时,恰好是最后一张饼了,考虑到江清昀也不会吃这种食物,唐梨心安理得地等待手抓饼熟,却还是觉得自己吃独食不太好,于是给他要了杯白米粥,兴冲冲地拿着手抓饼和白米粥跑回江清昀身边说:“阿昀快喝,还热着,你才喝了酒,胃一定不舒服,喝点白粥缓缓。”

  江清昀接过粥,看着唐梨咬上香喷喷的手抓饼,问:“我的呢?”

  唐梨边咀嚼边看着他:“??”咽下嘴里的东西后,他说:“我以为你不会吃这种东西,就没给你买。”

  江清昀冷哼一声,优雅地喝了口白粥,嘴硬地说:“我确实不吃。”

  那就好。唐梨拿着手抓饼炫耀:“看呐,我特地让老板给我加了两根肠呢!手抓饼就要裹肠才好吃,不然没有灵魂,你真应该试试的,不过可惜你不吃,只能我自己吃啦!”

  江清昀瞥了一眼那两根香气扑鼻的烤肠,觉得唐梨明明知道自己没吃晚饭还这样跟自己炫耀烤肠,一定是故意的,实在可恶,于是说:“有帅哥。”

  唐梨连忙左顾右盼东张西望寻找帅哥:“哪呢哪呢?!!”

  再回过头来,江清昀拉下口罩低头叼走了手抓饼里的一根烤肠。

  “啊!我的烤肠!!”唐梨仰天长啸一声,愤愤地瞪着江清昀,江清昀咀嚼着烤肠,咽下去之后还回味地舔了舔嘴巴,淡淡地说:“不错。”

  唐梨心疼自己的烤肠,但考虑到对方是江清昀,还是没有计较,不过幸好,还有一根呢,嘿嘿嘿。唐梨才说咬上剩下那根烤肠,江清昀突然伸出手把他的头推到一边,低头又咬走了那一根。

  “???!!!!!!!”你能干点人事吗??!!

  唐梨目瞪口呆地看了看空无一肠的饼,又看了看一脸无辜的罪魁祸首,嘴巴都惊得合不上了。

  烤肠太长,江清昀没有完全咬进嘴里,还有一节露在外面,唐梨咬了咬牙,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吃到烤肠!

  他猛地勾住江清昀的脖子,江清昀高大的身形被他的勾得微微驼起,唐梨不带一丝犹豫地咬住露在外面那节烤肠。

  四片唇瓣贴到一起,江清昀瞳孔地震,刚要推开他,唐梨咬掉那半节烤肠就离开了江清昀的唇瓣,边咀嚼边气得呆毛炸起。

  看着生闷气的唐梨的背影,江清昀忍不住伸出手指摸了摸唇瓣,刚刚自己是…又被强吻了吗?而且这个吻还是烤肠味的…?

  唐梨啃着手抓饼渐渐消气了,回过头来心虚地看了江清昀一眼,不知道刚刚自己的举动让他生气了没有。

  江清昀感受到他的目光,冷冷地扫了他一眼。惨了惨了,他果然生气了,不抽死自己就不错了。唐梨瞬间耷拉下狗耳朵,默默跑到他身后跟着他,希望江清昀能感受到自己认错的心意。

  江清昀声线冰冷,开口:“唐梨,滚过来。”

  唐梨连忙走到他身边,低着头问:“怎……怎么了?”

  江清昀看着他的发旋说:“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和我发生肢体接触。”

  果然生气了。唐梨乖乖地点点头,说:“我刚刚不是故意的……”

  “闭嘴,我不想听。”

  唐梨闭嘴了,落后江清昀一步,跟在他身后。

  江清昀伸手打了个出租车,唐梨给他开车门,然后从另一边上车坐到他身边,像往常一样,唐梨凑近他那边给他系安全带,被他冷冷地瞪了一眼。

  唐梨的手僵在半空,最后识趣地坐回自己的位置。

  回家的路还远,江清昀闭着眼睛休息,唐梨则陷入沉思。

  朱素和许澈的初次相遇被自己毁了,记得书里的故事是江清昀和朱素再次相遇后,各种明里暗里给他资源帮他成名,最后直接把他签到自己的经纪公司,当然这些都是朱素不知道的。

  朱素有了名气之后,江清昀总是刻意制造和他亲近的机会,录制节目也一起,拍戏也一起,可惜朱素不明白江清昀的心意,心里只有许澈。

  开始朱素不知道许澈和江清昀的关系,总是似有若无地表现出许澈和自己关系有多好,导致江清昀经常吃醋,经常给许澈各种使绊子,从此走上了作死的黑化之路,这也直接导致了许澈的日子并不好过,可这恰恰推动了两个男主的感情,也就是说江清昀其实就是个可怜的助攻。

  可现在事情有变,朱素和许澈的感情线没有那么明显了,但也许这是好事,也许他能利用这个来缓和许澈和江清昀的关系,也能阻止江清昀的黑化。

  于是他又请了一天假,去A大找许澈。

  敲他宿舍门,没有回应,他应该是去上课了,唐梨只好蹲在他宿舍门口等他回来。

  等到十二点多许澈才回来,见到唐梨有些惊讶:“小唐,你怎么在这里?”

  唐梨腿都蹲麻了,站都站不稳了,看到他哭喊道:“我的哥你可算回来了,我都等死你了!”许澈连忙扶住他,哭笑不得:“等很久了吗?快进来吧。”拿钥匙开了门,把腿麻了的唐梨扶了进去。

  许澈给他倒了杯水,说:“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唐梨说:“嗯……没事,我就来找你玩。”

  许澈坐在他对面,用审视的目光看着他,说:“你知道我和清昀的关系。”是陈述句,不是疑问句,唐梨心头一惊,问:“你怎么知道?”

  许澈:“我之前确实不知道,但刚刚知道了。”唐梨太好骗,一诈就诈出来了。

  唐梨懊恼自己被诈了,说:“你真聪明。”不愧是男主。

  许澈:“是他让你来的?”

  唐梨摇头:“不是,我来找你的事他不知道。”

  许澈点点头,说:“所以你上次说他很想哥哥,很愧疚,也是假的。”

  唐梨点点头,又摇摇头:“他确实没说过很想你,但我能看出来。”

  许澈沉默两秒,问:“我们的关系是他告诉你的?”

  唐梨摇摇头,许澈又问:“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对不起,我不能说。”唐梨咬了咬唇瓣,“但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想帮你们和好。”

  闻言,许澈苦涩地笑了笑,说:“可是他那么恨我。”

  唐梨也不知道江清昀为什么那么恨许澈,但他觉得他们之间的矛盾可以化解。不过首先朱素不能再介入他们两兄弟之间了,不然矛盾会越来越深。

  那就等他们两个和好了再撮合朱素和许澈吧。唐梨默默在心里有了个大致规划。

  “吃饭了吗?”许澈问。唐梨摇了摇头,委屈巴巴地说:“我都等了你一上午了,早上就吃了几个包子。”

  许澈低头浅笑,说:“走吧,哥请你吃饭。”

  “好好好。”一提吃唐梨瞬间来劲了,直接从沙发上蹦了起来,两人来到食堂,唐梨要了好多吃的,然后心虚地看了许澈一眼,问:“会不会把你吃穷?”

  许澈笑了笑:“大学副教授的工资还是不少的,你想吃什么就拿什么。”

  唐梨鼻尖一酸,这哥也太好了吧。他唐小梨活了十八年最能打动他的一句话就是想吃什么随便拿。

  见许澈没有挑,唐梨问:“你不吃吗?”

  许澈摇了摇头:“我吃过了,所以回宿舍晚了,才让你等了那么久。”

  “好吧。”

  唐梨吃得大快朵颐,许澈看着他心里却一直在想江清昀。

  感受到许澈略有些心疼的视线,唐梨咽下嘴里的东西说:“我不是好几天没吃过饭了,我只是吃相比较热闹,你不用心疼我。”

  许澈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说:“好,知道了。”

  唐梨心头一动,他也太温柔了吧。

  许澈欲言又止,最终问:“清昀他有好好吃饭吗?他小时候还挺挑食的。”

  唐梨想起那天晚上抢自己烤肠的江清昀,点点头说:“他现在不怎么挑食了。”跟一个年仅十八岁的小孩抢烤肠,是挑食的人能干出来的事嘛!

  许澈又问:“你说你在给他打工,是替他做什么工作的?”

  唐梨说:“也就负责给他端个茶倒个水披个衣服捶个腿吧,但是得寸步不离地跟着他,有时候他参加活动一天得跑好几个场子,还挺辛苦的。”

  许澈听说江清昀很辛苦,心疼起来,说:“麻烦你照顾他了,他小时候过得很不容易,所以脾气不太好,有什么惹你生气的地方还请你多多包涵。”

  唐梨啧啧感叹,多好的哥哥啊,即使江清昀那么对他,可他字字句句却还是充满了对他的袒护。

  唐梨拍拍胸脯保证道:“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护着他的,不让他受一点委屈!”

  吃了好多,唐梨肚子圆滚滚的,差点都走不动路了,幸好有许澈时不时扶他一把。唐梨啧啧感叹,许澈真好,好想当他亲弟弟。

  江清昀那边,刚参加完一个活动,身后没了那个小尾巴跟着殷勤地捏脖子捶腿还真有点不太习惯,赶往下一个活动场地的时候顺便拿出手机看看他在哪里,当显示他的手机定位在A大时,江清昀心头一跳,他怎么又去那了,是不是又去找许澈了。

  江清昀本来想取消活动去A大抓唐梨的,但下一个活动嘉宾有朱素,是他特地安排的。算了,朱素要紧,江清昀关掉手机。

  吃过饭唐梨发出去附近的电玩城玩的邀请,许澈看了看课表,下午没课了,也就陪他一起去了。一到电玩城唐梨就撒欢了,换了几十枚游戏币带着许澈玩自己喜欢的游戏,有的游戏需要用到腿,唐梨怕他腿脚不便就没有玩。

  其实大多时候都是唐梨自己在玩,许澈大概是不喜欢小孩子玩的东西,都是在一边看着他玩,像个带小孩出来的家长一样。

  玩累了,唐梨估摸着许澈也饿了,也不好意思老让许澈请他吃饭,于是回到学校他请许澈也吃了一顿并拍拍胸膛表示江清昀给他的工资很多,就算把学校里的几个食堂都买下来也不在话下。

  许澈笑了笑,虽然唐梨总是小孩子心气,但十分可爱,总能让他想起小时候天天追着他叫哥哥的江清昀。

  于是许澈很给面子地挑了许多食物,大多都是唐梨爱吃的。

  又是一顿饱餐,唐梨看了看时间,才五点多,于是又带许澈去了学校的奶茶店,向他推荐了一杯自己最喜欢的芋泥奶茶,自己也买了一杯,许澈吃撑了,拎着奶茶没有喝,唐梨的肚子却像无底洞一样,吸溜吸溜地喝奶茶。两人在学校的湖边散步,说说笑笑。

  夕阳映得湖水波光粼粼,许澈斯文俊秀的脸被渡上一层圣光,挂着淡淡的柔和的笑,正说着什么,具体说的什么唐梨也没记住,因为他光顾着看许澈的脸了,目光痴憨,咬着奶茶管嗯嗯啊啊地应和着。

  许澈发觉他根本没有认真听自己讲话,伸出手用指节敲了敲他的额头,唐梨“啊”了一声,嘟着嘴揉额头,就在此时身后有个练习滑板的学生没刹住车,猛地冲了过来撞到唐梨,唐梨脚下一个不稳,连人带奶茶掉进了湖里。许澈见他掉下去了,连忙跳下去救他。

  与此同时,参加完活动正在邀请朱素去吃饭的江总心头猛地一跳,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朱素答应了他的邀请,江清昀将心头不好的预感驱散,开心又紧张地去和朱素一起吃牛排了。

  还不知道自己头上已经绿了的唐梨正在湖里乱扑腾,边扑腾边吐槽自己怎么这么倒霉,一个礼拜掉湖里两次。

  湖边围满了人,许澈奋力游向他那里,唐梨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紧紧抱住了许澈,许澈又奋力游到岸边,上岸以后担忧地问:“小唐,你怎么样,有事没有?”

  唐梨惊魂未定地大口喘着气,身上湿漉漉的,半晌才回过神来,说:“没事……没事……你呢?你没事吧?你说你腿脚不方便怎么还跳下来救我呢?我学过游泳可以自救的!你怎么样,腿有没有不舒服?下次可不要这样了,万一你也出事了怎么办。”害得这么好的人出事,唐梨要后悔一辈子的。

  许澈伸手抚了抚他的后背给他顺气,边抚边说:“我没事的,我也不能看你掉进去不救你啊。”

  唐梨眼眶一酸,许澈真的好好啊!这是天使吧!感动上头,唐梨一把握住许澈的手,感激涕零道:“哥!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亲哥!!”

  许澈笑了笑,唐梨嘴又瘪了起来:“可惜我的奶茶,才喝了半杯就尸沉湖底了。”

  许澈把自己还没喝的那杯放到他手里:“我的给你吧。”

  唐小梨鼻尖又是猛地一酸,恨不得当场跪下来给他亲哥磕个头。

  害他掉下湖的学生主动来道歉,唐梨摆摆手说没事,放他走了,许澈带唐梨回宿舍换衣服,唐梨怕他腿疼搀扶了他一路。

  回到宿舍,许澈给他拿了一套自己的衣服,说:“你要是不嫌弃,先穿我的吧。”

  唐梨连忙接过:“不嫌弃不嫌弃。”怎么能嫌弃男主呢,跟男主对着干要遭雷劈的。

  许澈去浴室洗澡,唐梨吸溜吸溜地喝着本该属于许澈的那杯奶茶,想,这就是有哥哥宠的感觉吗?真的好好啊!江清昀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有这么好的哥哥还不知道珍惜,甚至还针对他给他使绊子,简直可恶。

  洗完澡出来,许澈一瘸一拐地去拿吹风机,唐梨连忙把吹风机递给他,又把他扶到沙发上坐下。插上插头,主动给他吹头发。

  许澈无奈地笑了笑,说:“我只是腿脚不便,但还是可以自己吹头发的。”

  唐梨坚持要帮他,说:“你都能奋不顾身跳下来救我,我帮我亲哥吹个头发怎么了?好了,坐好别动。”

  见他坚持,许澈也纵着他去了,唐梨拿吹风机的手激动地微微颤抖。打死他也没想到有一天他能给许澈吹头发,许澈哎!

  江清昀那边。虽然他和朱素相处的气氛很融洽,但朱素始终都以为只是同学叙旧,江清昀又是个慢热不开窍的,所以两人进展不是很快。吃完饭,江清昀让司机送朱素回他住的地方,这时候终于想起来自家小助理,拿出手机查看,却发现他还在A大。

  江清昀皱了皱眉,他都在那呆了一天了。

  打了个车,去抓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