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 跨越维度的触碰

第九章

  

  就在此时秦明泽给他打电话了,唐梨接了:“喂?”

  秦明泽松了口气,问:“江清昀没把你怎么样吧?你现在在哪呢,要不要我去接你?”

  唐梨调整了下情绪,说:“没有,你不用来接我。”

  听着他浓浓的鼻音,秦明泽问:“你哭了?”

  唐梨:“没有,我只是有点感冒。”

  秦明泽听出来他在骗人,坚持道:“你在哪,快告诉我,不然我就去找江清昀要人了。”

  唐梨叹了口气,说:“你真的不用这样,我不能再麻烦你了。”

  秦明泽心头一动,以前那些人都是想着法的让他给他们花钱买东西,还真是头一次有人因为怕麻烦他而拒绝他。

  这男孩竟然该死的甜美。

  秦明泽追问:“到底在哪里,我去找你。”

  唐梨再三拒绝,被秦明泽各种逼问,最后只好说自己在A大。挂掉电话,秦明泽开车来接他了。

  唐梨坐在校门口附近的凉亭里等他,看着熟悉的校园,想家了,忍不住又掉了几颗眼泪,恰好被进来找他的秦明泽看到,心疼了一下,跑到他面前拉住他的手腕,把他拉到自己车上。

  坐在副驾驶,唐梨说:“真的很谢谢你,太麻烦你了。”

  秦明泽有些不悦:“你跟江清昀也这么客气吗?”

  “啊?”关江清昀什么事。

  秦明泽又说:“我希望你跟江清昀怎么相处就跟我怎么相处,我不喜欢你太客气。”

  唐梨低下头,嘟着嘴说:“好吧。”

  铁血柔情の猛男秦总柔软的心脏被戳中,在等红灯的间隙伸手揉了揉唐梨的头发。

  “以后给我打工吧,我这里的待遇比江清昀的好。”秦明泽微微骄傲,终于有一个能比得过江清昀的地方了。

  唐梨犹豫两秒,说:“能不能先让我实习一段时间?”毕竟他还是想回到江清昀身边,这么早答应帮人家打工,以后再变卦显得不好。

  “行。”秦明泽很爽快地答应了,唐梨瞬间觉得他人真好。

  晚上,保镖把唐梨一天的行程汇报给江清昀,江清昀看到汇报内容太阳穴突突两下。

  这记得都是些什么东西。

  早上:小老板去找工作,不顺利。

  中午:同上。

  下午:同上。

  傍晚:小老板去A大食堂吃饭,期间和一个男人拉拉扯扯十分亲密,两人还共饮一瓶水,随后男人把小老板带至自己房间,两人孤男寡男共处一室,一个小时后才出来。

  随后小老板在学校里闲逛,期间接了个电话,随后来了另一个男人,二话不说把人拉到车上,两人去了XXX高档别墅小区,小老板留宿在那个男人家中,至今未出。

  看着自己用精炼的语言总结的行程汇报,较年轻的保镖说:“大哥,我觉得小老板太花心了,在一天之内竟然去过三个男人家里。”

  另一个保镖拍掉身上的蚊子,说:“这你就又不懂了吧,说不定老板就好放纵不羁的小野马这口呢,越是难以征服越是容易激起男人的胜负欲,你还是太年轻。”

  “哦——原来如此。”

  两人正闲聊着,江清昀一个电话打了过来,劈头盖脸一顿骂:“让你们监视他每天和谁接触去了什么地方说了什么话,你们记得都是些什么东西!再有下次你们直接辞职去当狗仔公司的编辑吧!”

  年轻的保镖连连认错:“是是是,老板教训的是。”

  年长的保镖却一副看穿了的模样,说:“看,吃醋了吧,恋爱中的男人总是阴晴不定,像更年期了一样。”

  江清昀清了清嗓子:“我还没挂电话。”吓得那个保镖一个激灵,连忙认错,好在他也没有计较。

  其实给秦明泽打工也是差不多的工作,贴身陪在身边,端茶倒水添衣捶背的,只不过秦明泽家伙食更好一点,也就顿顿米其林的水平。

  给他打了两三天的工,唐梨才知道最近他一直在筹备出道的事。书里写过,秦明泽处处都要和江清昀比一比,最后甚至出道了,就是为了和他比谁人气高。

  他是以歌星的身份出道的,出道当天,还特地邀请了不少前辈来撑场子,其中就有江清昀。反正他请了,江清昀来不来就另说了。

  唐梨一直在注意着人群中有没有江清昀,可惜一直没看到他。

  各位前辈们的座位在第一排,之后就是粉丝们的座位,秦明泽上台表演,他是唱跳型歌手,一米九的大个子跳起舞来很有气势,唱功也不错,稳如泰山。

  粉丝们啊啊啊啊地叫喊着,唐梨坐在第二排,混在粉丝里和她们一起给秦明泽加油。

  哇塞新老板真的好帅啊!!!唐梨眼睛都变成了心形,看到台上闪闪发光的秦明泽,心中好感加倍,这么帅的人,还这么善良,这么有才华有实力,他不火谁火?

  收到其他粉丝高涨情绪的感染,唐梨也嗨皮地喊了起来:“啊啊啊啊!!好帅啊!!”

  迟到了一会儿,刚刚在前排坐下江清昀耳朵一动,好像听到了什么,转过头去,目光在人群中扫视一遍,最终视线定在那个正在像土拨鼠一样尖叫的男生身上。

  秦明泽表演完唐梨连忙去了后台,他在补妆,唐梨边给他准备衣服边星星眼道:“秦总你太帅了!我都快变成你粉丝了!!”

  秦明泽挑了挑嘴角,笑着说:“那看来还是不够帅,不然你已经变成我的粉丝了。”

  唐梨低头笑了,秦明泽为人爽朗仗义还幽默,谁见了不喜欢。

  怕他脖子酸,唐梨放下手中的衣服站在他身后给他捏脖子,白嫩的手搭上性感修长的小麦色脖颈,指尖微微泛红,画面十分有冲击力,秦明泽看着镜子里的唐梨咽了咽口水,下一秒又在镜子里看到另一张熟悉的脸。

  “江清昀?”秦明泽疑惑,他怎么来后台了。

  听到江清昀的名字,唐梨手一顿,转过头去,江清昀淡淡地扫了他一眼,看不出情绪。他走到这边来,秦明泽挑着笑说:“哟,前辈是特地来指点我这个后辈的吗?”

  江清昀盯着那双覆在秦明泽锁骨上的手看了两秒,眼神幽暗,冷冰冰地开口:“年轻人心浮气躁,还差点火候。”

  秦明泽不屑地笑了笑,说:“多谢前辈指点。”补好妆,秦明泽站起身说:“走吧,还有下一个舞台呢。”唐梨连忙拿起衣服给他穿上,忙前忙后的样子在江清昀眼中略有些刺眼。

  秦明泽上台了,唐梨站在舞台后面期待地看着,这个舞台没有舞蹈,是个纯唱歌的舞台,是一首抒情歌,秦明泽嗓音很好听,开口第一句就惊艳了不少人,唐梨眼睛里冒出小心心,兴奋地跺了跺脚,感叹:“好好听啊!!”

  身后,江清昀酷酷地揣着兜,看着台上的秦明泽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冷冰冰地说:“假唱。”

  唐梨沉浸在看帅哥的喜悦中,没听到江清昀的话,他甚至都没注意到江清昀就在他身后,注意力全在秦明泽身上,江清昀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一曲终了,秦明泽下了舞台,唐梨伸出大拇指给他点赞,夸奖到:“真的太好听了,我直接路转粉了!”

  秦明泽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唐梨颠颠地跟在他身后给他拿衣服喂水,完全没注意到站在阴影中的江清昀,而目睹全程的江总:……

  就像前两天还乖乖陪在你身边、安安静静地等你下班的小猫突然变成了别人的小猫,前两天还寸步不离跟在你身后的小尾巴突然变成了别人的小尾巴,江清昀突然体会到一种被背叛的滋味。

  小猫正勤勤恳恳地给大狗擦汗,下一秒,手被另一只大狗抓住,小猫疑惑地抬起头,那只大狗一脸不爽地抿着嘴把小猫揪了出去。

  被留在化妆间的大狗:???请问有人care我吗??

  由于还有表演,秦明泽没有时间去找被江清昀带走的唐梨,只能看着两人的背影默默心塞。

  江清昀把唐梨拉到安全通道,一脸不悦地盯着他,仿佛是在等他主动交代什么。而唐梨面对江清昀总是莫名心虚,低着头不敢说话。

  江清昀黑着脸清了清嗓子,把唐梨吓得一抖。

  就这么怕我?江清昀咬了咬牙,放缓了语气:“你怎么当了他的助理?”

  唐梨委屈巴巴地说:“因为你不要我了……”

  哼。江清昀冷笑一声,好一个反客为主,你短短一句话就把我变成了那个有错的人。

  生气归生气,江清昀还是放软了态度,说:“回来继续给我当助理。”

  唐梨抬头问:“为什么?”

  江清昀抿了抿嘴,他怎么知道为什么,可能是自己抽疯了吧。

  思来想去,他想出一个理由:“因为即使是我不要的人也不能去给别人当牛做马。”

  唐梨为秦明泽辩驳:“没有,他对我很好,都舍不得让我太辛苦。”

  呵,这才几天就开始袒护别人了。江总满脸黑线,一阵牙酸,问:“一句话,回不回来?”

  唐梨犹豫起来,像是在思考,半晌,他慢吞吞地说:“可是他们家的伙食很好。”

  江清昀咬了咬牙,个没出息的。硬着脸开口:“你想吃什么提前跟厨子讲一声就好。”

  唐梨又为难地说:“可是他们家能在客厅吃饭,边看电视边吃饭。”

  “我在餐厅给你安个电视。”

  唐梨眨眨眼,得寸进尺道:“他还让我随便进他房间。”

  江清昀咬了咬后槽牙,沉声说:“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唐梨连忙噤声,不敢提要求了。

  见他又不说话了,江清昀恨铁不成钢道:“说话,到底回不回来。”

  唐梨低着头,眼睫轻颤两下,最终摇了摇头。

  江清昀真的想不明白,问:“为什么?”

  唐梨失落地说:“你总是让我交代我的来历,但我真的没有办法告诉你,如果我仍然不告诉你,你又会把我赶走。我真的没有地方去,我连身份证都没有,住不了酒店,只能睡在桥洞里,和乞丐抢饭吃,最后变成小乞丐。”

  江清昀说:“你怎么会没有地方去,你不是有秦明泽吗?”

  唐梨嘟了嘟嘴:“不能总麻烦别人。”

  听到“别人”这两个字,江清昀心情好了些,轻轻倚靠着防火门,说:“关于你的来历,你实在不想说就别说了,等你什么时候想说了再告诉我。”

  唐梨抬头,问:“真的?”

  “嗯。”江清昀点点头,“回不回来?”

  唐梨再次犹豫起来,见状,江清昀叹了口气,语气中带着一丝可怜道:“你不是说要永远陪着我吗,结果也是骗我的吗?明明说的是要一辈子对我好,结果一扭头就去对别人好了……”他转过身去,背影显得十分悲凉:“算了,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被人丢下了,如果你实在不想回来……”

  看着这么孤寂可怜的江清昀,唐梨的心瞬间揪疼了起来,连忙说:“我没有骗你,我真的想永远陪着你,我回去!”

  江清昀勾了勾嘴角,苦肉计谁不会,只是突然觉得自己像一个诱骗纯真少年的渣男。呸,老子又有钱长得又帅,渣点怎么了?不渣白瞎了这么好的条件了。

  结果秦总表演一结束就发现自己好不容易拐回家的小白兔又被拐跑了。

  唐梨咬着唇瓣为难地说:“秦……秦总,我……”

  秦明泽心知肚明,说:“好了,我都知道了,你跟他回去吧。”

  唐梨感激地看着他:“你真是个好人!”

  再次被发好人卡的秦总:????

  秦明泽充满敌意地看着江清昀说:“不过他要是再对你不好,你就来找我,我家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妈的,我怎么从来不知道我还有这种大怨种属性。大怨种秦总在心里骂自己。

  江清昀有恃无恐地看着秦明泽笑了笑,笑容得意。

  唐梨点点头,说:“谢谢你,我已经是你的粉丝啦,你那么厉害,一定会受到很多人的喜欢的!”

  秦明泽爽朗一笑,揉了揉他的头发:“那我走啦。”

  “嗯,慢走。”唐梨目送秦明泽的离去,江清昀剜了他们两个好几眼,最终伸出手狠狠地拍了拍唐梨的后脑勺说:“赶紧走!”

  唐梨啊了一声,噘着嘴巴揉脑袋,连忙跟上他的脚步。

  回到别墅,唐梨开心地扑到自己床上,还是家里好啊。正满床打滚呢,江清昀推开门,看到像蛆一样扭来扭去的唐梨,嫌弃地说:“出来,看看电视装在哪个位置合适。”

  唐梨一个鲤鱼打挺跳下床,江清昀还真有效率,这么快就给他装电视了。

  江清昀答应他的都做到了,唐梨的伙食改善了不少,还能边吃饭边看电视了,但是他常常看着看着电视就忘记吃东西了,这时候江清昀就会冷着脸敲敲他的碗催促他吃快点。

  一次两次还好,次数多了江清昀就忍不住想:明明以前吃饭的时候都是盯着我看,现在一心全扑到电视上了,要不偷偷把电视线剪断了吧。

  江总的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笨蛋唐梨还没意识到餐厅里已经充满了怨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